美式“网课”放大的不仅是教育的尴尬

  2020年新冠病毒带给人类的影响是全方位的,随着美国大部分学校关闭停课,一个现代且时髦的词汇普及开来——远程教学。从幼儿园到高中,学生和家长们都在不断适应中接受远程教学,看起来效果并不如人意。

  那些“熊孩子们”的父母本就为疫情中的诸事操心,剩下不多的精力也被孩子耗得一干二净。据了解,来自纽约的Levin先生为自家两小孩(5岁和7岁)辅导作业操碎了心,本该做数学功课的哥哥用一块橡皮表演洗澡,受影响的妹妹也不能完成绘画作业了。放弃数学后,Levin想着做阅读作业,一番折腾后,这位家长十分疲惫且无奈地表示,“虽然今天阅读是让他们完成填写一整张字母表,但说真的,他们要是能写出自己名字和年龄的字母,我都谢天谢地了。”

  像Levin这样家里有几个小孩同时上课,家长们得不断“转换频道”。来自纽约市北部的Yarlin Matos更是感到崩溃,老公在外上班,她独自带7个小孩(分别为3岁到13岁),维持其中5个远程教学的她要忙到凌晨3点才能完成自己的工作,“有时候我崩溃到把自己锁在卫生间里哭,”她说,“这一切已超出我能承受的。”

  类似情形在美国很多家庭中持续上演着,《纽约时报》一篇报道分析认为,除了辅导作业,没有丝毫准备的家长在陪同远程上课时听得一头雾水,伊利诺伊州的Kohn女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家中正上6年级的小孩对应的8门课老师都有各自的授课方式,她总要问儿子听懂没,因为她自己没有听懂。“有时我觉得他没懂,但其实他懂了,”Kohn说道,“这时我们就会陷入争论,他说老师不是那个意思,而是这个意思。”

  对于小孩子来说,父母介入是成长中至关重要的部分,但学校扮演的角色不可或缺。当远程教学将老师的作用限制在那一张张显示屏中,所有父母实际上肩负起了“老师助手”的工作,如陪同上课和监督功课等。但计划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因为要生存,每一个家长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先顾着自己事业,在维持家庭正常运转的情况下,然后花大功夫在孩子身上。对于那些没法远程办公、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家长或许是最困难的,上课时他们甚至都没法陪在孩子身边,没有监督和陪伴,家长们也不知道小孩是否只是一直在打游戏。这些实际操作的难点,让屏幕另一端的老师们也爱莫能助。

  远程教育已影响到美国许多家庭的正常生活,远程教学让家长们苦恼着在工作和小孩之间取得相对平衡,因为缺乏老师的当面指导和实际课堂环境,远程课堂让孩子们很难集中注意力投入,也缺乏了一些兴致,孩子们抵制学习的情绪让一些家长意识到家庭正常运转的重要性。《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中,甚至在文章标题用了“挣扎”一词来形容。一位家长表示除了让孩子在远程教学中基本签到以外,不再强制读3年级的孩子一定要完成作业,而是鼓励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

  或许因为影响面较宽,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都意识到其中的问题所在,一部分学校开始采取一些措施,比如纽约市一些学校正在改善远程课程内容,加强耐性和灵活性帮助家长渡过难关,但一些疲惫不堪的家长却选择了暂停孩子的远程课程。美国一名教授Sarah Parcak就停止了儿子的一年级远程教学,认为在自己繁忙工作和各种虚拟会议中还要完全遵循小学课程,只会给大家带来想象不到的额外繁重负担,与其让小孩承受不必要的烦恼,还不如做一些其他更有意义的事。

  小学如此,高中群体情况同样不乐观,学校面临的一大难题是无故缺席。据《纽约时报》早前报道,一些学校称只有不到一半学生坚持线上学习,无论疫情前后,那些缺席的学生多表现在低收入家庭中,平时因为承担家里杂务和代替父母照顾兄弟姐妹的缘故,出现缺席情况。而远程教学时期,缺乏硬件电脑和网络的他们,想要完成每天的课程变得更加困难。

  不仅是学生,贫困的家长在为家庭经济情况烦恼的同时,手机和宽带欠费也让他们根本没法和学校老师保持联系。据克利夫兰大都市学区估计,该区有近4成学生没有可供远程学习的稳定网络,目前学区正忙碌着将纸质教学材料连带一些食物免费寄给这些学生,不过这也只能稍微缓解一下眼前的情况。

  除此之外,其他学区也各自采取对策应对远程教学的负面影响。NBC新闻报道称,乔治亚州Bibb County学区决定提前结束本学年,为减轻远程教学带来的压力,其他如华盛顿特区和内布拉斯加州等州府的至少20个学区将提前1到3周结束2020上半学年,另外波士顿学区将加强线上教学的管理,制定更加统一的远程学习计划,教师每三天需直接和学生联系一次,而且每天要记录出勤以及与老师互动情况。

  不过这些措施只是权宜之计,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在3月底进行的全美部分13岁到17岁青少年调查显示,有41%的学生对远程教学并不感冒,且没参加过一次课程。比起课程,五分之四的学生则更加关注疫情发展信息,超过6成青少年担心病毒对家庭的影响,在这种特殊时期,许多青少年根本无心学习。

  特朗普此前建议,“州长们,你们要真正开始考虑重开学校了。”或许有人认为,学校重开了,学生就有去处了,家长们就能全身心投入工作当中。但据U.S.News报道,来自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最新研究数据,如果重开学校,有三分之一公立学校教师将暴露于病毒之下,他们都已超过50岁,接近37%的私立学校教师也超过50岁,同时远超其他职业的社交互动也将把他们置于更高风险之中。

  联邦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有超过30个州开始放松社交隔离政策,同时考虑如何安全重开学校,尽管强调“现在重开学校会是个鲁莽决定”,美国教师联合会还是列出各州在重新开放学校之前必须采取的一系列指导建议,包括确保该州的新增确诊至少14天连续下降,并持续进行测试、追踪和隔离新确诊,高年龄教师群体都应在家中进行远程教学。

  2020年疫情极大改变了人们以往的生活和学习模式,一位教育专家预测,疫苗完成研发之前,这种远程教学形式很可能持续下去,也许是几周,也许是几个月。美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美国中小学生人数约在五千万,这个本来已经庞大的群体所涉及的家庭成员就更为庞大。对于学生群体及其家长来说,这或许是决定他们未来一生的时刻,新冠病毒消失之前,他们也许只能继续挣扎。

  新冠病毒的突然造访,让这个世界似乎都措手不及,很多领域显得束手无策。新冠病毒影响下的远程教学酷似一个放大镜,淋漓尽致地放大了我们平时看不到的社会方方面面。

上一篇:辛识平:莫让美式糊涂账糊涂下去
下一篇:美式“甩锅”真面目|恶意甩锅治不了美国疫情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新华时评·美式“甩锅”真面目绑架中国为哪般?
服务热线

http://www.lhycy.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